香港黄大仙直特马

  潘鸿海先生正在有力、健康、专注地走在自己搭建的艺术平台上,品味江南,东方的情怀,魅力无限。江南水乡题材上的捕捉,优美油画技法的驾御,对于潘鸿海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很难的课,更为重要的是东方的神韵,江南的神韵,因为这对于潘鸿海的油画艺术才是永恒的主题。

  能不忆江南?

  就这样静静地坐在潘鸿海先生的画室,听着潘老娓娓道来那与江南无法割舍的情怀。潘老的画室并非如想象般的富丽堂皇,装饰简洁明快,布置典雅大方,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。由于酷爱民间艺术,画室与客厅之间有几扇活动的拉门,使得两个空间可分可合,那拉门上镶嵌的便是从民间搜集来的花格雕窗;客厅一侧的角尺型柜窗上,摆满了文物古玩和民间工艺品;茶几旁边,摆着一尊一米多高的造型古拙的幼象石雕,桌上盛开的水仙和腊梅,则宛如一幅天然图画。画画的用品,规则的摆放在一起,墙上排列着新近完成的画作,有些已经装框,有些则油彩未干。在画架上,没有完成的作品正等待着主人的描绘,边上是各种型号的画笔和一块调色板。向窗外望去,依稀流水穿城而过,岸边杨柳依依,仙袂丝绦下垂,柔柔涤荡于潺潺河水,幻化沿途景致,好不惬意。潘鸿海的画室就犹如他的画一般,平易而安静,质朴而简约,没有乖张与奢华,但却具有一种让人陶醉的神韵。

  当潘老轻轻甩过头,将目光放逐在那湛蓝的天际,心中突然涌起有一阵莫名的感动。那脸慈祥和蔼的脸庞,给人以气定神静、自信豁达的感觉;满头银白的头发蓬松自然,显得飘洒而俊逸;数十年艺术生涯的积累和磨炼,形成了他独特的艺术观,为他的言谈举止平添了几分迷人的风采。但真正扣响心门的,却是那坚毅而柔情的目光中流淌出对美术的热爱,对江南的情怀。

  驻足江南的土地,仰望水乡的天空,风烟俱净,澄澈得如一汪清水。漫漫岁月中流淌着江南水乡的清秀,江南古镇的恬静,江南雨巷的幽深,江南文杰的灵韵。小桥、河水、人家,流溢在笔墨江南里,看不明虚实,分不清究竟;水性的流淌中,滋润了画家的心胸。江南的美,是朦胧和古朴的,是树下悠然落棋,是花间醉然煮酒,是庭中淡然品茶。绿水萦绕着白墙,繁花洒落于青瓦,蜿蜒曲回的小河在清晨和夕阳中浅吟低唱。乘一叶扁舟撑一支蒿,穿行在青山绿水中,默然阅读千年江南的历史和亘古柔情的飘零,一泓清水所承载的,是似水流年的痕迹和沧桑。

  江南,自古以来便是文人墨客竞相赞美、讴歌、描绘、表现的永恒主题。江南的每一条河流湖泊上,都流淌着诗人多愁善感的吟唱;江南的每一抹春岚秋峦中,都蕴涵着画家无可自拔的悲喜。人们对江南太喜爱了,人们对江南太熟悉了,人们对艺术作品中的江南也太挑剔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选择以江南作为表现对象,着实是件不容易的事情。如果选择了江南,就必须展示出一个不同于以往所有文人墨客笔下的全新的江南,就必须找到并营造出一个只属于艺术家个人的精神家园。潘鸿海做到了,并且成功了。

  在密如繁星的江南主题作品中,潘鸿海成功地找到了表现江南的最佳突破口,找到了属于他的江南。在那粉墙青瓦、木舟石桥、村姑小囡、树影波光之中,他把江南的婉约之美、阴柔之美、清纯之美、灵秀之美、温情之美、宁静之美、超凡之美、湿润之美、朦胧之美表现得淋漓尽致,并且推向了极致。只要一听到乌篷船桨的激荡,只要一听到“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”的歌谣,只要一看到蓝印花布红肚兜,只要一看到石桥的倒影和河水中悠然戏水的水鸭白鹅,就会知道这是潘鸿海的油画,就会感受到潘鸿海的江南。

  有些人生来就注定是属于江南的,例如潘鸿海。但与其说是潘鸿海选择了江南,到不如说是江南选择了潘鸿海,江南以她无与伦比的风情迷住了潘鸿海,感动了潘鸿海。生于江南,长于江南,江南的山水养育了他,也是江南的山水使他获得了独特而成熟的艺术表现。在那些幽雅、灵动的画面里,他尽情抒写那份永远无法说出的故乡情;在色彩跃动、人气弥漫、光线散布的画面中,他尽情显露自己的绘画才能。数十年的努力探索,他以成熟的江南水乡画家的姿态稳稳占据着画坛的一席之地,这对潘鸿海是再合适不过了。现在“潘鸿海”这个名字几乎就代表了充满诗情画意的江南水乡。

  在摆脱了种种创作禁锢的今天,真诚地作画,是潘鸿海生命中最大的乐趣。改革开放,给他带来的是艺术上的自然追求与真情流露。在芝加哥美国艺术学院讲学时,曾有位艺术评论家指出他的画面带有的插图性还有些明显。是的,做了20年的美术编辑,画了如此多的插图、连环画、宣传画,难道在这些创作中会不留下痕迹与影响?潘鸿海在思索,假如这里包含有艺术生命的痕迹,是简单地摆脱,还是在融会贯通中求变?但是他明白,作为一个职业画家,天命就是画画,而画画是个体生命独特的表达,他必须踏着自己的足迹,他自己的路。

  很多人在追求着世界流行时尚艺术的潮流,也有很多人在异国他乡或为谋生,或为满足他人的猎奇心理而画着江南水乡、民族风情,但是潘鸿海永远依偎在他热爱的江南身旁。他就是在这样一条路上,默默的走着,画着一批批以江南水乡为母题的油画创作。作为一个本土的艺术家,这是自然的,更是真诚的。

  在五彩缤纷的艺术花园里,作为一个画家,潘鸿海认定一个目标,一条道路,走下去。他借助江南水乡这个题材为母体,创作了一幅又一幅的画,出版了一本又一本的画册,他在努力地寻找,摆准自己的艺术坐标,使自己的作品能够在自己的领域里走向完善、完美,使作品能够与美丽富饶的江南、柔媚多情的水乡融为一体,自然、真诚地在这个领域耕耘,创作出更多更新符合本民族审美情感的油画艺术作品。本土的油画艺术,这即是潘鸿海寻找的方向。

  一个世纪以来,作为油画这门外来艺术,经过几代人的努力,已经有了自己的风格和面貌,同时也被国人所认识欣赏。近年来艺术创作天地更有着宽松的气氛,包容性更大,多元的西方艺术形式在国内都有所表现。随着法国、俄罗斯具像、抽象等各种观念形态的呈现,架上写实油画拥有了大批的观众,从观念上来说,它在传统习惯、民族性、视觉观赏规律等等方面得到了社会的认同,成为中华民族文化领域里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。

  在架上写实油画的技法运用上,我国的艺术家通过艰苦的努力,学习西方的优秀传统、技法、工艺,努力和中国的社会现实、民族审美特点相结合,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油画艺术语言,也出现了一批优秀的有中国特色的写实油画艺术家。潘鸿海便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作者:
来源:
发布时间:2016-07-27 16:15:12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

关于金财神 - 金财神广告服务 - 金财神免责申明 - 金财神招聘信息 - 联系金财神 - 网站地图
建议您使用1024×768 分辨率、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.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
免责声明: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,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!
Powered by金财神 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  © 2010-2020 www.sanpai-sc.com.